梓淅懿君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嘿!伙计们!生日会到此结束啦!”威恩朝大伙们讲,“噢老天,我还没玩够呢。”凌风小声嘀咕了几句,然后把手搭在亚斯兰肩上,拉着亚斯兰一起往门外走去。苏非娅和洛奇儿则坐下休息,威恩见状便走进厨房拿出茶具为两位女士泡茶。“院长,帝兰会长怎么办?”守护者向苏非娅问着,他还没走。“当然是你送回去。”苏非娅喝了口茶后缓缓说着,洛奇儿在一旁稍微思考一下后赞同的点点头。“不能住在威恩家一晚吗?我……”守护者还没说完就被威恩打断了,“帝兰可是帮你挡了不少酒呢,送他回家这点小事,应该不算什么吧守护者?”威恩朝守护者挑了挑眉,“好的,我会把帝兰会长送到家的。”守护者最终答应了下来。“贝洛今晚就留在我家一晚好了,一会儿我和洛奇儿帮威恩收拾好屋子后就离开。”苏非娅在守护者将帝兰拉起来时说道,“嗯?没问题。”守护者皱了皱眉,回应了过去,然后扶着帝兰走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啊啊,没有贝洛怎么去帝兰会长家。”守护者小声的说着,心想为什么苏非娅院长要留下贝洛,他现在对帝兰会长的家只有模模糊糊的印象,没有了贝洛不行的。“守护者你可以不用扶着我的,我能走。”低沉的声音在守护者的耳边响起,气息带着红酒微微的醇香,“会长!你好点了?”守护者猛的回过神来,问着帝兰,手上却没有丝毫让帝兰自己走的意思,反而抓得更紧了。“嗯……”帝兰沉沉的回应了一声。帝兰会长今天穿了便服,翅膀收了起来,守护者这样想着。当看到街上人来人往的样子,守护者心里突然有点烦躁,他不想找帝兰会长的家了,在他印象中,帝兰会长的家离市中心有些远,如果去到那里,自己恐怕得在帝兰会长家休息一晚了。这样想着,守护者扶着帝兰朝自己家走去。帝兰察觉到这条路不是走向自己家的那条,并没有出声询问守护者,他相信守护者。心里隐隐猜到是去谁家,帝兰心中不禁有点期待,虽然这很奇怪,但他没有去深想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咔嚓。”门开了,守护者伸出有空的那只手摁下客厅灯的开关,然后扶着帝兰坐在沙发上,便转身走进厨房。守护者刚转身走向厨房不久,帝兰睁开了眼。他朝右边挪了挪,寻找到最舒服的姿势后,开始打量这个客厅。六角的水晶灯吊挂在墙上,散发出柔和的光,大屏的电视机正对着檀木做的圆角长桌,沙发的柔软度刚刚好,刚转头便看到守护者端着一只盛有匙羹的碗过来。“会长?”守护者看见帝兰朝自己看来,疑惑的叫了一声,“嗯。”帝兰点了点头应道。“这是我做的醒酒汤,喝了之后您应该会好很多。”守护者轻轻蹲下在帝兰旁边,边用匙羹缓缓搅动醒酒汤边说着。帝兰看着雾气升起模糊守护者的脸,鬼使神差的,他捧起守护者的脸,吻向了那个微微张开的嘴,映入眼的,还有守护者惊讶的眼神。得益于原先就微张的嘴,帝兰无师自通的将自己的舌伸进守护者的嘴里,一点一点的描绘着口腔的轮廓,“唔……嗯…”帝兰轻轻的将嘴离开守护者,守护者无意识的发出了声音。守护者的脸变得粉红起来,“会,会长,记得喝醒酒汤。”叮嘱完后将手中的醒酒汤放在桌上就冲进了厨房。

评论

热度(3)